新冠肺炎爆發至今,有不少打工仔的生計受到影響,被迫放無薪計,甚至被炒。Sonic亦受到疫情打擊,正所謂窮則變,變則通,Sonic見在疫情下,出街購物人次大幅減少,便想到用KOL身分在facebook做直播推銷產品,吸引愛購物的香港人網購,結果銷情不俗,反應出乎意料,不足一個月,followers的人數已過萬。Sonic預計這盤生意在半年內可回本。

現時KOL直播賣每逢星期一及四在facebook開show,直播售賣產品,產品售價約是坊間的6折。Sonic是主持人之一,每次他都會與一位靚女KOL一同主持節目。「現時每場都有約8百人睇直播購物,我哋與其他直銷節目唔同嘅地方,除咗開show會較密外,限時購物時間會係由開show嘅9pm至第二日嘅12nn,唔會限死客人只能喺直播時段內購買。」

今年3月尾舉行第一場KOL直播賣,反應非常好,有超過1500人觀看。Sonic說:「第一場show一定要搞下gimmick,全場400件貨品,每件只需要$1,仲要包郵,貨品包括口罩等防疫用品及王朝滴雞精等。反應非常好,好快賣晒。」KOL直播賣的facebook專頁不足一個月便有過萬的followers,為了慶祝,Sonic更首創全港網上$10店,當日更有5百幾張訂貨單,保持專頁及網店的人氣。

辭工轉接wifi工程

今年35歲的Sonic,本身當媒體廣告推銷員,「我做過好多間媒體,好似《東Touch》、《蘋果日報》,但到佔中時,生意跌,收入減少,都有諗過轉行。」到15年,他認識了一班從事IT的朋友,成了轉行的契機,「Wifinnity係由佢哋成立,當時全港有成2千幾個免費wifi點。我覺得大家可以合作,市民免費用wifi前要睇廣告,會係一個商機。所以我辭咗份工,開公司接單再同佢哋分賬。頭一年生意唔錯,前景唔差。」

好景不常,Sonic最後被拍檔飛起。「當時我簽成咗同UA財務合作,收咗2百幾萬,同佢哋set up一個wifi工程,放廣告入wifi平台。但負責IT班拍檔收咗錢後就走咗佬,張約係我簽,結果要我揹起條數,我要賣表賣車,及直接同電訊商溝通,搞番掂佢。由於要還債,過咗6、7個月真係頂唔住,好彩最後有幾個商家朋友夾咗2百幾萬畀我,成功過渡。」

疫情下網購

在Sonic經營下,Wifinnity發展至今全港已有4千7百幾個免費wifi點,並接到不同的wifi工程,如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等。但自19年中起的社會運動及今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爆發,令生意一落千仗。「我本身唔鍾意網購,但見喺疫情期間,香港嘅網購生意反而不俗,香港人鍾意買嘢,冇得出街就多咗上網購物。」

Sonic希望在疫情下能夠生存,有了點子後,便積極找貨源及合作機會。「我以前做sales,識落唔少商家,可以畀我低價拎貨去賣。香港興KOL,我做埋一份,每次開show都搵個女仔KOL嚟一齊做直播,好似ToTo、黃榕等。而我賣出貨品先入貨,唔怕賣唔出,砸死晒啲貨。」

廣告客戶特約節目

KOL直播賣的反應好,開始有KOL自薦出show,Sonic表示:「嚟緊都會搵啲明星藝人上節目,好似最近邀請咗E-kids嘅Alan上嚟。」KOL直播賣的限時購物時段為開show的9pm至第二日的12nn,網店可吸引32,000多人次瀏覽,故得到不少廣告客戶垂青,開始有廣告客戶的特約節目,增加收入。Sonic說:「到依家呢刻,都有8、9場show有特約,直播時會有廣告客戶的特約banner。」

Sonic預計半年可收支平衡,雖然市面多了競爭者,但他自言不怕競爭,「先做好自己,嚟緊可能會開popup store,或者喺街做直銷,亦會做multi media,例如拍片賣廣告等。」

facebook@KOL直播賣

網址:kolliveshow.com

最近Sonic(右)邀請了E-kids的Alan一起做節目。

圖為Sonic(左)與E-kids的Alan一起主持節目,會介紹所賣的產品。

Sonic自言不怕上鏡,「我細個有被星探搵去拍廣告,唔怕面對鏡頭,加上自己做過sales,講嘢介紹產品,唔會有問題。

在facebook專頁會有預告,Sonic將會與那一位KOL一起主持節目。

最近多了廣告客戶的特約節目,直播時會見到廣告客戶的特約banner。